当前位置:365ask健康导致三千多万人死亡的艾滋病现在咋样了?
导致三千多万人死亡的艾滋病现在咋样了?
2022-07-01

疫情期间,天天看这方面的东西,发现一些非常意想不到的数据,比如:

中国每个工作日创造的GDP是3600亿,停工一天可以近似理解为损失3600亿;中国每年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的人数高达400万;死于呼吸道疾病高达100万;相比而言,2017年全国共发生20.3万起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6.37万,交通事故反倒没那么厉害了。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要发问了,心脑血管和呼吸道疾病死那么多人,为啥从来不报道呢?主要是因为绝大部分人年老后出问题的基本都是脑溢血肺炎什么的,所以也属于正常。

后来好奇心促使下,搜下了

最厉害的传染病是哪个,竟然是艾滋病,搜到一个数据,说是2017年艾滋病报告发病人数64170人,死亡人数为18780人,这占到那年因传染病死亡总人数的80%,去年也差不多。

后来在微博上提了下,不少人让博主写下这个话题,这两天在家又看了一堆论文,给大家汇报下。

1

发现

艾滋病出现非常晚,在1974年才第一次亮相,这么看还是个“70后”。

1974年,一个丹麦女医生突然上吐下泻久治不愈,医生发现他淋巴结肿大,说明她有感染,却没查出来感染了啥,各种药物都没啥效果,被折磨了三年后,也就是1977年,终于痛苦的死去。

不过这个病人死后,当时的医生和学者并没有弄清楚她咋么死的,解剖也没弄清楚到底是咋回事,后来就被人遗忘了。

很快的,1980年,在美国好几个年轻人也得了一个奇怪的病,当时的医生们都束手无策,不经意间知道,这几个年轻人是同性恋。

在这几个人死后,美国的几个同性恋聚集地比如纽约,旧金山,以及欧洲同性恋中心柏林也陆续发现这病,并且发病的基本都是同性恋,大家慢慢开始觉得这个病跟同性恋有关。

我们前文讲过,美国这个国家最早是清教徒起家,清教徒不是“清苦的教徒”,而是要“清除天主教余孽的教徒”,这伙人主张要过上一言一行都按照《圣经》来,妥妥的原教旨主义者,而《圣经》上是明确规定上帝非常反感同性恋,要弄死搞基的人。

所以清教徒到了美国后,住在现在的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新英格兰就在美国东北部,可以理解为美国的东北人。他们果然成立了一个“圣经共和国”,“山巅之城”,在那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神棍生活,这种宗教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比如特朗普最铁的支持者,就包括一群叫“福音派基督徒”的人。

在1980年也一样,社会已经非常发达,但是保守势力也非常强大,听说发现一种同性恋中流传的痛苦而致命的病毒,普大喜奔,随手起名叫“基佬瘟疫”,因为《圣经》里说上帝非常擅长使用洪水瘟疫等小技巧,来惩罚异教徒和不虔信的人,宗教人士们开会分析认为这次应该是上帝看不惯同性恋,降下了瘟疫。

学术界当然不能这么说,太不体面,不过还是觉得应该是同性恋专属疾病,当时的学术名字叫“同性恋相关免疫缺陷”,也就是GRID,后来觉得太歧视,要不改改,经过一个播音员的机灵一动,改成了我们现在熟知的“AIDS”,中文翻译成“艾滋”。

在当时,大家都完全不知道这个病到底什么机理,不过很快的,有人因为输血感染上了病,科学家开始怀疑应该是类似病毒或者细菌什么的,通过血液传播。

为了搞清楚这个病的机理,美国和欧洲后来先后投入了上千万美元的研究经费,终于从艾滋病人的血液中提取到了一种奇怪的病毒,说这种病毒奇怪,是因为正常情况下病毒会受到人体免疫细胞的追杀,但是实验室发现这种新病毒可以反杀人体免疫细胞,前所未见。

终于,在1984年,美国人正式宣布发现并命名了一种新病毒,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艾滋病毒,距离这玩意第一次面世已经过去了十年,终于建档上了户口。

不过狗血的是,美国人刚宣布完自己发现了新病毒,欧洲那边就怒了,说是他们发现的,美国科学家盖洛窃取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并且声称美国科学家在病毒发布会上用的照片都是人家法国科学家的,这场官司一直打了近十年,最终美国那边承认自己弄虚作假,发现艾滋病毒的功劳应该属于欧洲的科学家,在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正式揭晓,三个欧洲化学家因为发现艾滋病毒一起得了奖,没有美国人。

2

起源

艾滋病距离发现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了半个世纪,现在发展是个什么情况呢?

非常不乐观。

从发现到现在,大约已经感染了 7800 万人,夺走了超过 3500 万人的生命。那中国啥情况呢?我找到一组数据:

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95.8万例,报告死亡245498例。整体传播途径如下:

整体而言,中国现在属于艾滋病的低流行国家,但是趋势非常不好,每年都呈现出上升的趋势,据官方说法,现在扎针和母婴方面的传播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性传播的控制一直效果不太好。

而且艾滋病跟其他病不一样,正常的病毒,比如流感,SARS或者天花,这一轮过去就过去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就算回来每次感染的人终究也是有个具体数字的,治好了也就完事了。

但是艾滋病不一样,一旦获得,终身跟随,并且4000万的巨大感染人数每天都在创造新的感染人数,一直会增长下去。我专门查了《艾滋病检测中心的数据》,单是我国每年就新增8万到10万感染人群,对这个数字贡献最大的竟然是云南,看来云南黄赌毒治理还有待提高。

病毒感染机制乍一看也比较简单,艾滋病毒主要攻击人体免疫系统里一种叫CD4的T细胞,融化这些细胞的细胞膜,让这些细胞成片的死去,然后艾滋病毒再利用这些细胞的蛋白质来复制更多的病毒,再去攻击其他T细胞。

这也是为啥确认是否感染艾滋病的鉴定方法就是检测CD4,如果发现这个细胞的比例低的离谱,那就基本确认有问题了。

这些病毒就跟城市里的罪犯暴徒似的,专注于攻击警察等执法力量,一开始暴徒病毒数量较少,警察总能把他们弹压了,但每次都消灭不干净,他们就藏起来,再过两天再出来作妖,再弹压,这个过程可以持续很多年,这段时间人体是感觉不到被感染的,属于潜伏期。

直到这种僵持状态被打破,暴徒彻底做大,免疫系统全面崩溃,这时候人也就彻底废了,没有免疫系统的人体就跟没有警察军队的城市一样,普通感冒都能让人要死要活的。这个崩溃时间有长有短,短的一年,长的20年,一般8到10年。

这里就有个问题,为啥最早在同性恋里传播很猛呢?

原因比较难以启齿,主要是跟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关,咱们不能说所有的同性恋都那样,不过客观的讲,尤其是早期美国,绝大部分同性恋生活都很混乱,经常换伴侣,再加上性行为方式比较特别,所以感染概率非常高。

不过我们前文那个图片很清楚了,现在异性恋已经后来居上,毕竟异性恋的数量占据绝对多数。不过在高校,艾滋病通过同性恋传播还是占据绝对主力,我放个表吧。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说:2011年起,青年学生艾滋病新发感染数以每年约30%的幅度增长,2014年的增幅更是接近60%!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纳闷了既然危害这么大,这玩意哪来的呢?

一开始瞎猜,说是可能是美国人的实验室放出来的,毕竟最早的大部分病人都是美国人,后来确认不是,因为美国国内比较透明,啥事都披露了出来,更重要的是,只有美国把这玩意当新病,在非洲,反正什么病都治不了,什么病都不当回事,艾滋病已经流行了很多年,竟然没人发现,直到美国发生大面积感染后,美国科学家去乌干达抽样调查,发现这个国家10%的人携带艾滋病毒,其他非洲国家也差不多。

再后来,科学家无意中在非洲猴子身上发现一种病毒,跟人类身上的艾滋病毒非常像,也可以让部分猴子失去免疫力,当时就有人怀疑是不是人类的病毒和猴子的病毒有什么关联性?是不是人类的病毒就是从猴子那里来的。

说干就干,科学家找了几千坨猴子粪,从中提取到了猴子身上的病毒,然后编写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算机程序,最终证明了人类的病毒就是猴子身上进化过来的。

那猴子身上的病毒是哪来的呢?

后来发现应该是两种其他的病毒重组的,至此,艾滋病毒的发展路线图也就大概弄清楚了。

我们说的艾滋病毒,最早也是两个危害不大的病毒在猴子体内重组,然后继续变异,终于变成了能传播给人类的病毒,如果大家看过我上一期的文章,就知道

流感病毒也是这样的,一开始也是个在鸟类中流转的病毒,后来变异成可以传染给人类的病毒,再变异了几次,整体毒性越来越弱。

病毒可以传染给人类,并不代表100%能传染出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好好学习应该能考上名校,但是这个操作本身很有挑战一样,艾滋病毒不能在空气中停留,从一个机体中出来得立刻进入下一个,而且只有三种途径,母婴,性交,血液,人类和猴子之间发生这三种行为无论如何有点难以想象。

不过充满想象力的非洲人还是做到了,现在已经不知道他们是往自己体内注射乐猴子血,还是跟猴子发生了那种没羞没臊的事,反正是病毒跑人类这里来了。

对于后一种可能性,纯洁的我们可能觉得操作性不强,可是要知道,什么奇葩都有,澳大利亚政府每年都起诉几十个涉嫌兽交的人。直到2015年,丹麦才通过立法禁止了兽交,在那之前一直是可以的,不多说了,你们发挥下想象力吧,写完这个话题,博主的键盘都失去了贞操:

当然了,也有不那么恶俗的版本,白左们觉得不该用恶意揣测非洲人民,非洲人民怎么会干那种事呢?这几年搞了一个非常讨巧的说法,说是非洲的猎人跟猴子搏斗过程中伤口溅上了猴子的血,这个猴子正好有病,这个病毒突破了人兽的界限,跑人类这里来了。嗯,你选择一个版本吧。

最早应该是在20世纪初就从猴子那里传染到了人类,直到我们文中讲的1974年才被注意到。

3

治疗

艾滋病被发现没多久,就席卷全世界,而且艾滋病发现的那几年,我国正在搞改革开放,顺利进入我国,随后在我国大肆发展。

前文说了,我国现在已经有近95.8万确诊的,但是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早已被传染,既然不知道,就不会去查,也就没有被统计到,所以潜在病毒携带者数量应该非常吓人。

而且大家注意下,每个社会都有过那么一个阶段,群众变得很躁动,乱搞和奢侈品就跟病毒一样横扫整个社会,美国和欧洲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达到高峰,日本在七八十年代,中国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这种状态下,几乎不可避免的,我们文中说的这种问题会尤为突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国都拿出吃奶的劲来攻克这个医学难题。

这中间还发生过一件有意思的事,当时一度发现一种叫天花粉的中药材可能是攻克艾滋病的特效药,因为通过对比实验发现这个中药材确实能够抑制艾滋病毒。

下一步就是提纯,一旦提纯出来有效成分,然后临床实验,也就大功告成了。大家注意下,中医和现代医学差别就在这里,为啥我们不说西医呢?因为跳大神的西医早就死了,被现代医学取代了,现代医学起源于东方和美洲的草药,在欧洲实验室里成型,在战争中爆发,并没有传承多少西方古代医学。

没想到当时有人跑去江南,把所有的天花粉都收了装船运往美国,准备囤积居奇,不过到现在都没成功提纯出来有效成分,感觉当初囤积天花粉那伙人应该是赔惨了。

其他几种药都是那种一开始有点效果,但是很快病毒就出现了抗药性。

人类最希望找到的,无疑是一种疫苗,打上之后一劳永逸,不过这项耗资巨大的研究到现在为止没啥成效,原因倒也不复杂,跟流感病毒一样,艾滋病毒的遗传物质也是单链RNA,复制过程中错误百出,代价是病毒后代大批量死亡,但是好处很明显,有一部分活下来的病毒变异到连他爹妈都不认识这货。

如果不太理解,就思考下中国人经常说的那个恶俗的段子,觉得辐射会导致变异,说不定变异出天才,

其实绝大部分变异都是坏的,只有极少数是好的,一个天才的背后,可能是几万个畸形,病毒也一样,死几亿个病毒,说不定能产生一个耐药性的病毒。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疫苗,或者是特效药,都有可能在新病毒面前失效。就在前两天,美国声称一项进行了3年耗资巨大的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也告失败,当然了,这不是第一次,在这之前,已经失败了两百多次。

而且比较怪异的是,艾滋病病毒非常专一,只感染人类,不感染其他动物,疫苗的研究必须在人类身上进行,全世界估计只有印度人和非洲能接受这波操作了,反正在西方眼里,这两伙人严格意义上讲不太能算人。

除了疫苗,还有啥其他办法吗?

有两种,一种叫“PrEP”,类似阻断药,不过行动要快,感觉自己被感染,赶紧去看去吃药,说不定能阻断。

另一种是鸡尾酒疗法,我们前文讲过,艾滋病毒变异的很快,不管吃啥药,都容易产生耐药性,所以有种疗法是同时吃两三种药,病毒变异出来了针对A的抗药性,不一定可以对付B,现在这种疗法可以把病毒压制在一种低风险的状态,让你的生活几乎跟正常生活没啥差别。

现在国家提供几种免费药,如果吃一段时间,这些免费药都形成了抗药性,那就得花钱购买其他药物了,我费好大劲找了个这方面的医生问了下,说是每年得花四五万以上,上不封顶,有些美国打大佬,每年花个几百万治疗费,完全能做到跟正常人没有差别,快快乐乐几十年。

不过也有几个问题,这种药能持续多久呢?

这个分人,通过这些疗法,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发病,当然了,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好运,其他人体内的病毒可能迅速对所有的药产生抗药性,而且抗艾滋病的药本身也有副作用,整体而言,人类尽管没搞出来疫苗,却把艾滋病搞成了慢性病,不过这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

4

尾声

在《血疫》那本书中,有个医生发表了很哲学的一段评论,他说对于地球来说,人类也是一种病毒,和其他病毒一样,只是人类现在扩张的太猛,大自然尝试通过其他手段来限制人类繁衍过度,所以这些年似乎病毒有加速出现的趋势。

这个说法对不对,其实不重要,不过大家可以思考下这个话题,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未来真心有点恐怖,类似“新马尔萨斯陷阱”似的,自然界可能会发动一轮又一轮的进攻,来减少人类数量,事实上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长期在全球推动计划生育,就有此类考虑。

艾滋病对比其他感染病,毛病很明显,如果携带了那玩意,自然是痛苦不堪,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尤其是精神层面。

不过就病毒而言,这玩意相对来说是比较讲道理的,毕竟你不会因为去商场闲逛就得了这个病,现在国家对血库控制的很严,所以吧,保持好的生活习惯,不要自己乱扎针,不要乱约,一般情况下是能避免的,你不找它,它也不找你。

所以吧,成年人多留个心,要对自己负责,凡事都想想能不能承担责任再去做。生活里有很多事是不受咱们控制的,比如生老病死,但是还是有很多事,你只要多留个心,自己对自己有点责任心,完全可以避开坑,几年前我第一次听我导师说“离开学校后所有的倒霉事,基本都是自找的”,我这些年就留意每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倒霉事,也差不多,事先总有好几个机会避开。

多长个心,说不定恶魔与你擦肩而过。

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